皇姑屯事件,揭秘皇姑屯事件真相竟是他们所为

2017-11-13 09:23:10 来源:www.tansuozhimi.cn 作者:

   探索之谜网小编今天带你了解“皇姑屯事件真相竟是他们所为”:

  关于皇姑屯事件真相,前关东军军官,日军中尉神田泰之助为主拍摄的照片,神田也是策划这一事件的主谋之一,他和他的助手以日本人那种典型的细致,再现了“爆杀张作霖”事件的始末。

  1928年6月4日清晨5时30分,奉系军阀首领、统治东三省的“东北王”张作霖所乘坐的旅客列车行驶至沈阳皇姑屯站时被炸,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当场死亡,张作霖身受重伤,回沈阳急救,于当日上午9时30分不治而亡。这就是发生在距今80年前的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

  

关于皇姑屯事件真相解密 竟是苏联所为

 

  关于皇姑屯事件是何人所为的问题,随着1946年 7月“远东国际法庭”开庭审判日本战犯,日本前田中内阁海军大臣冈田启介出庭作证,已当庭供认张作霖被炸是日本关东军所为,至此似乎已使皇姑屯事件有了最终结论。

  然而,时隔80年之后,国内又爆出“皇姑屯事件”新证,这就是远方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的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该书外封腰带以鲜明大字称:80年前,“东北王”张作霖被炸身亡;80年后,“皇姑屯事件”真凶浮出水面。那真凶到底是谁?该书作者托托告诉世人:苏联特工,是苏联特工成功地制造了“皇姑屯事件”,由此彻底推翻了此前几乎所有的有关“皇姑屯事件”的历史结论。

  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证引了120多种历史材料,据称大部分是前苏联——俄罗斯解密的最高机绝密文件档案和前苏联——俄罗斯人对苏联特工史的研究与著述。著者脱脱对此言之有据。

  据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描述:发生在1928年6月4日清晨的沈阳“皇姑屯事件”,执行这一谋杀任务的是四名苏联特工。这些特工事先以不同身份潜入中国,几经辗转到达沈阳。

  行动前,他们在当时的苏联驻奉天领事馆秘密宣过誓,誓词犹存,这里从略。

  由这四名苏联特工组成一个特别行动小组。解密的档案证实,宣誓后,他们向莫斯科密电报告:一切准备就绪,可随时实施“清除”行动。

  莫斯科回电曰:“由于北伐军步步紧逼,张作霖正准备撤出北京,返回老家沈阳,并拟实施‘满洲独立密约’计划。” 特别行动小组要求莫斯科“说出张作霖返沈的具体日期及所乘的具体交通工具”,5月30日夜,莫斯科回电曰:“张作霖拟在6月3日从北京站出发,所乘交通工具为火车。你们要缜密行事。”此电强调:“再次提醒你们,在实施‘清除’行动时,一定要把人们的视线引导到日本人或南方的蒋介石集团身上,最好能引导到日本人身上。已指示在华的相关媒体,做好宣传引导工作。”

  为使“清除”行动准确有效,莫斯科在6月2日和3日又连发两份密电,将张作霖所乘坐的专列多少节车厢,张作霖乘坐第10节为蓝色花车,等等,都一一交代得十分清楚,并在张作霖专列自北京启动几分钟后预测了其6月4日抵达沈阳的时间。

  

关于皇姑屯事件真相解密 竟是苏联所为

 

  尽管在山海关停车延时,张作霖的专列到达皇姑屯那座三洞桥时,比莫斯科事先预计时间晚了两个小时,但张作霖仍未免去一劫,先是被炸重伤,随之便气绝身亡。

  据该书记载,这已不是当时的苏联第一次除掉张作霖的行动,早在1926年9月就有过一次,只是那次没有得手,这一次却成功了。

  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所记载的历史事实,与我们长期以来所认为的事实和已经接受的观点大相径庭,也确实令我辈读者惊讶不已。

  读罢这本新书,不禁让人感慨多多:世界上的历史谜团实在是太多了!有的历史谜团,经过历史长河的冲洗,会逐渐地显露真相;

  有的历史谜团,虽经漫长历史与时间的演进,但仍然被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永远难以破解。所以,破解历史谜团,探索历史奥秘,不仅仅是中外史学家们所共同关注的,也是众多中外读者所普遍感兴趣的。

  然而,要破解历史谜团,要探索历史奥秘,最为关键的在于找到最有说服力的历史证据,而绝不是靠写作的人坐在斗室里胡思乱想和搞资料搬家。我们对待历史,对待历史新证,应该只相信事实和证据,而其他情感上的因素也似乎派不上用场,历史本来就是靠事实和证据说话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选择。

  那么,当年的苏联为什么要采用派出特工的方式除掉张作霖呢?

依据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所提供的证据简而言之,也就是一句话,那是因为张作霖反苏反共,而成为了苏联人眼中的死敌。

  

关于皇姑屯事件真相解密 竟是苏联所为

 

  苏俄十月革命爆发后,一批仇视苏维埃政权的沙俄贵族、将军和高官逃到中国东北地区,如高尔察克、谢苗诺夫等等,而张作霖则积极收容支持这些人及其武装力量从事“反苏复国”活动,张作霖自己也制造多起反苏反共事端,甚至直接杀害投身于共产主义运动的中苏志士,如李大钊就是被他杀害的。张作霖使自己的势力范围,成为白俄“反苏复国”的基地。同时,他又勾结日本,密谋满蒙独立,甘作日本的傀儡,使日本在东北也成为反苏反共的力量,使东北也成为日本占领中国和反苏的基地。这样,白俄、日本,加上他这个“东北王”,几股势力便联合构成了对当时苏联的直接而严重的威胁,苏联为自己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利益,必然欲将他速除之而后快。

  苏联特工之所以选择皇姑屯这个由日本关东军管辖的地方谋杀张作霖,目的是为了把视线转移到了日本人身上。为了把这个“假戏”做真,保住这一历史秘密,1946年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时,苏联特工部门也作了大量周密安排部署,命令他们早已招募的日籍特工物色日本关东军军官当庭作伪证。苏联作为战胜日本的重要盟国,在审判中自然拥有维护自己利益的重要发言权。

  正因为当时日本内阁海军大臣冈田启介所作的是伪证,无旁证,无证据,“皇姑屯事件”最终未被“远东国际法庭”予以立案深究,作伪证者被宣告无罪。这就是当时的苏联情报部门在一份密电中说的“只追求过程,不追求结果”的体现:过场走了,真相未露,人们的视线还停留在当初的那个点上。

  托托所著《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所引用的前苏联密电档案证据确凿,看来也真的要清理和更新一下人们大脑里储存的历史学问信息了。旧的历史资料信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某些新证的出现而被刷新或更替,但有一点却也很重要,那就是对于历史新证必须要确凿无疑,要有历史的说服力,而绝不能随意伪作和炒作,必须要对历史和现实负责任。

  “皇姑屯事件”历史新证在时隔80年之后骤然爆出,可能会让人们从情感上难以认可和接受,也可能会使人们产生种种猜测和疑义,然而,如果说《张氏父子与苏俄之谜》一书作者托托所引用证据确凿无疑的话,那么这些新近爆出的历史新证应该是可以相信的。历史新证就是历史证据,拿出真实证据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历史,它自然也可以颠覆以前几乎所有的历史定论,而让人们无法做出否认。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似乎还需要由国家的历史研究机构尽快对这一历史新证做一个权威性的鉴定为宜。

  

关于皇姑屯事件真相解密 竟是苏联所为

 

  “皇姑屯事件”历史新证的爆出,虽然可能会颠覆以前几乎所有的历史定论和相关说法,但是,有一点却应该是确信无疑的,那就是不管怎样,也丝毫不能减轻、更无法否定日本侵略者当年侵略东北、发动侵华战争的历史罪责。想来该书作者也应该是确信无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