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的交战双方是哪方胜利了

2017-12-07 09:04:21 来源:www.tansuozhimi.cn 作者:

   探索之谜网小编今天带你了解“长平之战的交战双方是哪方胜利了”:

  “长平之战,血流漂橹”。作为战国后期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战斗之一,长平之战以惨烈著于史册。

  说到长平之战,给后世的大概印象就是赵孝成王中了秦国反间计,而后用“纸上谈兵”的赵括替代廉颇,结果误中秦国诱敌之计,赵军惨败,赵括战死、45万军队灰飞烟灭、40万赵军被坑杀,致使长平之战后赵国险遭灭国之祸。然而长平之战真的就这么简单吗?惨烈的秦赵长平之战真的就是一场战斗而已吗?

  

长平之战秦赵交战双方军力对比

 

  说到长平战役不得不提事情的起因上党之争。公元前262年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后秦国开始进攻韩国,这次的进攻于往年大有不同,秦国一改以往零敲碎打的作风,拿出了要一举吞并韩国黄河以北所有领地的势头。不久秦军攻克野王,致使上党成了韩国飞地,韩以无力再战,于是打算割让上党给秦国就势平息了战事。然而上党郡的太守冯亭却献地于赵,赵国欣然接受,派出平原君赵胜接收。恼羞成怒、且屡被赵辱的秦昭王赢稷这次被彻底激怒,派王龁率攻韩的秦军主力进攻上党。至于赵国为什么要接受上党,倒不象有的书上写的那样赵国贪图小便宜,我个人看法,上党对于赵国太过重要,上党一旦落入秦国手中,则秦攻赵国就畅通无阻了。

  秦军开始进攻上党,秦韩之战变成了秦赵之战,按理说韩国应该趁势相帮,但此时的韩国俨然已经不是战国初期有“劲韩”之称的韩国了,于是韩国乐的战火他移适时的当了缩头乌龟。秦军大举进攻且攻势凌厉,立足未稳的赵军一路败退,秦军一路追杀至长平,在这里秦军遭遇到了赵国由廉颇率领的援军,战国晚期最强的两之军队在长平相遇。这里我们有必要分析一下两军的战斗力:赵军作为战国里最早引进骑兵这一军种的军队,赵军的战斗力强悍且赵国是比较早进入铁器时代的国家之一;反观秦军虽然还是装备青铜兵器但是由于当时冶铁技术、甲胄防护等等各方面原因铁制兵器并未对青铜兵器造成代差,且秦军的战斗意识、战斗渴望非战国其他各国可比——这一点众所都知,在此不做累述了。

  综合各方面因素,赵军似乎可以与秦军一战,事实确实如此吗,其实不然,事实证明野战,赵军确实不是“个”。两军在长平遭遇,秦军主将只是个“左庶长”王龁,而赵军则是由当时的赵军大将廉颇领衔。结果赵军两战皆败损失一将六都尉、一直败退到丹河才稳住了阵脚,与秦军隔河对峙。这一对峙就对峙了3年!

  既然打不过,上党也丢了,那么此时赵国只有四条路走了:

  1、议和,这点根本不可能了,赵派出使臣结果被秦王一口回绝,和平没了希望。

  2、撤退,这个要重点说,赵军为什么不撤退?其实赵军无路可退!撤退有两个选择,一是退至晋阳,这个万万不行,这样会丧失主动,且会被秦军轻易的掐断补给线,到时候只有孤城苦守听天由命。二是全军退回太行山以东凭着“壶口关、井径”等各处关隘险径防守,这样一来也不行,这样一来会丧失太行以西大片国土包括赵国的发家之地晋阳,就算战败了也不过如此。所以赵军是绝对不会敌前撤退的,再说当时战国的军队大多临时征召,人员构成复杂,斥候往来频繁,要做到秘密、有序的敌前撤退难比登天,万一秦军趁撤退时大举进攻则会全线蹦盘。

  3、决战,这更不行,野战不是对手,不到万不得以是不会殊死一博的。

  4、对峙,这也是赵国的选择,当时唯一的选择,对峙可能会有变数,且不丧失主动权,赵国希望通过对峙磨灭秦军战斗意志乃至撤军,但是秦军此刻是狼叼住了肉死活不撒口,不断进攻,赵军不断增兵,这样你来我往一干就是3年。维持这么长时间、大规模的前线战事,需要大量的钱财与粮食,按理说秦国远道而来应该比赵国压力要大,其实不然,秦国经过多年的积累,财力物力早已是“甲天下”了,《史记》里就有“秦富十倍于天下”之说,而且秦国粮食储备充足,这个与秦国“耕战”的国策分不开,秦国的农业生产被放在最高的战略地位,最要命的秦国此时手中已经握有魏国在公元前290年割让的河东400里沃土,经过30多年的苦心经营,河东一地供应秦赵战事足矣,更别提秦国还有“关中、巴蜀、江汉”;而赵国呢,向来就是个出商人的地方(吕不韦就是那里出的),仅有的两块粮食产地:晋阳周围此刻已在战事只中、漳滏流域面积太小。在长期的对峙中,有地利之便的赵国反而落了下风。在补给线上赵国逐渐不支,这个才是最关键的,至少我认为是这样。

  既然压力这么大,粮食又不够,那么只有求援了。可是向谁求?我们来看其余山东五国的情况。

  魏国老早就趴了窝,再也没有战国初期那支强悍的魏军了;

  肇事者韩国早就做了壁上观,况且也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干预期;

  燕国就更别提了,秦赵之战后,第一个出来趁火打劫的国家就是他;

  楚国,对秦尽失商淤、黔中之地,此刻连敲边鼓的心思都没有,况且也是远水近渴;

8.jpg

  那么只有齐国了,可惜的是刚刚经历“五国伐齐”梦魇的齐国,这个时候早就没有了大国雄风,对赵国的请援一口回绝,就是花钱买粮都不干更别提出兵、援粮了。这也不难理解,从后来秦国灭山东诸国时齐国拥兵30万而无动于衷,不难看出靠着火牛复了国的齐国也是彻底不能指望了。

  3年长峙,国内无粮,外援无望,前线的部队眼看要无粮自溃。那么只有打了,主动出击即使败了也能给秦军一点伤亡,到时候或许能有点谈判余地,可是前线廉颇却拒不执行最高指示,依旧按兵不动。也许廉颇与赵王的出发点不同,廉颇考虑的是赵军,而赵王不得不考虑整个国家的命运,于是临阵换将势在必行。

  换将!换谁?此时的赵国正好是高层将领青黄不接,蔺相如已经老病不堪用、马服君赵奢已经去、平原君赵胜素不知兵,唯一的选择放在将二代的佼佼者:有着马服子光环和精通兵法名声的赵括、以及用火牛帮齐复了国的田单两个人身上。赵括无实战经验,而田单只是个客卿,国家的命运就要交到一个外国人或是一个没有实战经验的人手里。交个田单,这个整个赵国君臣都不能接受,交给赵括,赵王犹豫不决。此时秦国高效的谍报网络发挥了作用,“秦之所畏,唯马服子赵括将耳”的声音适时的传到了赵王的耳朵。前线已经燃眉之急……

  于是赵括换下廉颇,带着速战速决的最高指示的赵括,当然他也是立功心切的,更换了一批将领,主动出击,中了秦国诱敌之计,被白起用3万骑兵截断粮道。。。。。。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长平之战赵括是有他必败的地方,但是推出赵括也是赵孝成王万般无耐的选择,长平之战也许从两军对峙时补给线上的较量开始赵军就已经败了。